广东和平:民工讨薪被打残 凶手不抓为哪般?

2014-09-22 17:33:42 来源:

0 浏览 评论0  我来说两句
  尊敬的上级领导及广大网友:

  我叫叶加勇,男,现年51岁,汉族,是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贝墩镇共荣村一个民工队长。

  今天,我怀着无比愤慨的心情,反映我们当地以朱文艺、朱火炎兄弟为首的黑恶势力,长期独霸工程项目,肆意违法占地,偷税漏税、巧取豪夺、殴打无辜百姓,警方个别人充当其“保护伞”,严重危害当地社会治安的违法犯罪行为,希望政法机关采取果断措施,打黑除恶,惩治害群之马!

  其主要违法犯罪事实简述如下:

  2012年9月,我从朱文艺开发的贝墩新村花园承揽了最苦最累的建筑施工任务。之后,便带领民工不畏寒冷,起早贪黑,终于将该栋楼主体工程完工。经过结算,朱文艺共欠我12万元工钱,由其代理负责人张某给我写下了白纸黑字的结帐单。

  当时,由于年关将至,民工们纷纷上门讨要,我只好向朱文艺苦苦哀求,朱文艺才勉强给了6万元。春节过后,为讨要剩余的6万元,尽管我磨破嘴,跑细腿,可朱文艺仍耍无赖,一推再推,最终分文也未讨回,并警告我:“你这样烦我,后果很严重!”

  2014年5月18日上午9时45分,朱文艺的哥哥朱火炎突然给我妻子刘美娜打来电话,让我到贝墩新村花园工地拿钱。得知这一消息,我喜出望外,立即前往。

  谁知,刚到三楼楼梯口,只见朱火炎纠集的陈工、邓文里、朱飞跃、朱必活、邓茂青等(有的经常吸毒,有的有前科)20余名黑帮分子,正手持木棒、铁棍、瓷片凶神恶煞般等我到来。

  见势不妙,我转身欲逃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,朱火炎一声令下:“给我打!打死他!!”这伙人一拥而上,各种凶器雨点般向我袭来,打得浑身是伤;特别是邓茂青更显狠毒,竟用锋利瓷片猛刺我的眼睛,使我剧痛难忍,当即一声惨叫,血流满面……

  我走后,妻子预感不妙赶了过来,刚好看到这惨忍一幕,遂立即报警。当派出所民警赶到时,凶手已四散逃离,我被120送到和平县人民医院。

  后经法医鉴定,我的左眼已构成轻伤二级,还需要二次手术,医生说将来可能会失明,造成终生残疾。

  此案发生后,案情迟迟没有任何进展,其中原因之一是凶手朱火炎的妻子在该派出所当厨师,碍于情面。为此,我们不断上访。一天晚上,朱文艺连续打7个电话,恐吓我弟弟不许上访,否则搞惨我们全家(有通话录音为证)!然而,“民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?”

  7月11日,河源市公安局局长彭定邦亲笔批示给和平县公安局,要求“依法从快查处”!直到这时,和平县公安局才送达给我一份6月20日的《立案告知书》。时隔数月,没有下文,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。

  立案后,朱文艺在贝墩镇某饭店多次宴请相关公安人员。据知情人透露,酒桌上,他们推杯换盏,称兄道弟,商量对策。有人公然还给朱文艺出点子说,案发现场没有监控等于没有证据,只要不承认他们没办法!并让朱文艺召集凶手先串供,编造眼伤是受害人自己跌倒所致,然后他们再录口供。

  众所周知,朱文艺是拥有数千万资产的开发商,以前经常开一辆套牌军车,现在开着130多万的进口名车;平时有4名打手呼之即来,号称“四大金刚”。人们谈“朱”色变,明敬暗恨,背后称朱文艺为富不仁,是和平县的“刘汉”,其在当地可谓恶行累累,罄竹难书——

  2011年,为贝墩镇政府拖欠工程款及竞争工程项目等,朱文艺几次将镇政府大门锁死,致使政府机关无法正常办公。更为嚣张的是,由于该镇党委书记刘某斥责其恶劣行径,居然被打得鼻青脸肿,后不了了之,以致贝墩镇大部分开发项目后来都被朱文艺独霸。

  贝墩镇慎行村村民朱水金为开发区修路问题,与朱文艺发生争执,被当场打昏过去,不敢报案,送医院自己花钱救治……

  贝墩镇强新村村民凌新松有一片竹林地,朱文艺想开发霸占遭拒,便用一车石头堵住其大门,带领10多人大打出手,凌最终连医疗费也未讨回……

  在贝墩镇,遭到朱文艺毒打的不胜枚举,因慑于其淫威,大多不敢报案,有的即使报了案,不但无果还遭到更加疯狂的报复。人们不难理解,堂堂的贝墩镇一把手、父母官尚且如此,平民百姓可想而知?

  此外,朱文艺开发的“贝墩镇新村花园”、“惠州市火车西站尖尾坑”等违法建筑,没有受到任何处罚,也没向国家缴纳一分税款和土地出让金。

  综上所述,我们认为,朱文艺、朱火炎等黑恶势力之所以如此猖獗,在当地逐步形成气候,主要原因是官商勾结,警方打击不力,个别人充当“保护伞”所致。对此,百姓深恶痛绝,怨声载道!恳请上级领导体察民情,高扬法律利剑,狠狠打击黑恶势力的嚣张气焰,使和平县真正和谐平安!

  广东省河源市和平县贝墩镇共荣村受害人 叶加勇

相关热词搜索:广东 凶手 民工

[责任编辑:]

相关阅读

参与评论